為了旅行

為了旅行,你到底可以去到幾盡? 為了旅行,你可以變得非常精打細算,說的不只是如何花辛苦賺到的金錢,還有物以罕為貴的有薪假期。不只是如何利用公眾假期減少花費有薪假期,還有就算是飛10多個小時回來,只要有半天休息,第二天馬上上班去,半天假期也不浪費。同事問「為甚麼不留一天在家裡休息才上班?去旅行那麼累。」 那麼,每天加班至深夜,你又能否休息一天再上班?旅行(肉體上)再累,會比上班(精神上)累嗎? 為了旅行,你可以不介意別人說你「工作賺錢也是為了去旅行」,把你說得像賺錢買花戴一樣;但其實你平日施展渾身解數節儉省錢,連30塊的的士錢也要省。沒錯,旅行的確是你努力儲錢的目的,但你絕對沒有本錢賺錢買花戴。你不會介意留宿設備簡陋的旅館,但你不會吝嗇多花一點錢去多嚐一款地道美食。 為了旅行,你得跟內心的責任感角力,放下日常瑣務,無視無謂的內疚。你亦會變得更加有彈性,儘量配合環境和同行的人,即使得作出折衷或犧牲,一切只為有一個愉快的旅程。 為了旅行,你甚至不介意動用無薪假期,甚至渴望公司能讓你停薪留職。 為了旅行,你知道當天時遇上地利,便得及時行樂,便是出發的時候。因為,有些得做的事情,始終得做。 這一切都是為了旅行,為了多看這個世界一眼。只要,你也會為了旅行,燃燒心中的一團火,將一切不可能變成可能,你必定十分明白,這一切只為再次踏上旅途。 Advertisements

直覺舒適區

人到底應否相信自己的直覺 直覺一直跟我說 再待一會吧 總好像是有甚麼事情待你做的 再待一會吧 這裡像是還有甚麼等著你 2012年5月 我相信自己的直覺 選擇不去當旅遊記者 一年多後 彷彿在等著我的雖然沒有全盤如願 但總有一點點開花後結成小果 往後的日子 一次又一次的精神上出軌 搞不清潛意識為何不斷驅使自己往外尋出路 更搞不懂當機會終於來臨時 潛意識為何要勒馬駐足 口裡說香港待不久 行動上卻一再延長 對這家公司和這個城市的試用期 那似是直覺在驅使 又像是喝了慢性毒藥 墮落於舒適區裡的溫床 永不翻身 未來數月 是最後的試用期 那不是解脫 而是新挑戰 潛意識一直透過直覺在告訴你 現狀有點不妥 你的信念並非如此 僅以此文為誡 你知道未來數月… Continue reading

文字值錢

一年了,出版稅了。 文字對香港人來說可能不太值錢,但文字對寫文字的人來說,除了是心血結晶和血汗成果,更是「值很多錢」的一個夢(或者該用香港人的語言,是「值很多錢」的一項「投資」)。 要(自資)出版一本書,作者除了要自籌資金,賣書的版稅還要跟出版社發行商書店瓜分,最後剩下來能真正入袋的,除非是賣個滿堂紅的作品(試問香港能容得下多少本哈利波特?),否則不虧蝕太多已經可喜可賀。當然,書本能在書店上架,出版社發行商書店或得他們應得的報酬是理所當然,但最後在整個創作過程中痛苦掙扎、努力奮鬥、防止難產的作者根本不敢奢望能賣書賺錢、多勞多得、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因為她不是甚麼大作家,沒有任何名氣,寫的也不是甚麼很有賣點的實用情報書。因為,這裡是香港。 所以她萬分感激每一個掏荷包向她買書的人。需知道由一開始,這就不是一盤生意。因為印量不多,就算全部售罄,所「投資」的錢也是回不來的。但寫書賣書決不是講回報的,因為這是一件人生大事,是一個夢由夢變成事實,而夢想本身就是無價的;追夢得付出,有代價,卻不能用上「蝕本」這個詞。 跟結婚擺酒一樣,賓客是有責任付最低限度的人情,但那是給新人的一份祝福,不是單純用來補貼婚禮開資,甚至讓新人透過婚禮賺一筆的手段。婚禮是一件人生大事,是一份愛由愛化成大家見證的永恆,不是一盤生意。得付出,有代價,卻不能用上「蝕本」這個詞。 所以,文字對香港人來說可能不太值錢,但對她來說文字還是很值錢的。那叫做錢買不到的一個夢想成真,那叫做對香港的出版業界出一點力,那叫做對自己的回憶和情感作一個交代。 獻給所有在這個商業味濃重的城市中逆水而行的每一個追夢人。

為甚麼

面試上 桌子另一方的審判人總會問你 為甚麼 為甚麼是這個選擇 為甚麼是現在 面對總總提問 直覺的「想」的確好像找不到 能徹底表達為甚麼的字詞 心裡想吶喊一句 想就是想了 不需要什麼理由吧 竭力以一堆字詞堆砌出為甚麼的名份 審判完結後 方才醒覺真正的「為甚麼」到底為什麼 感性的為甚麼找到了理性的為甚麼作依歸 大概已經是審判最根本的意義

<不要問我為甚麼一直很想去土耳其.二>-點線的浪漫

世上一些經緯相交的一點 就是擁有先天的浪漫 橫跨赤道的國家 在黃土大地上一條隱形的線 一腳跨過 你已經從北半球走到了南半球 走到葡萄牙的羅卡角 凝望大海 你已經腳踏歐洲大陸的最西端 或者是 漫步在瑞士洛桑的萊芒湖畔 一對望、一揮手 你已經跟對岸的法國打了招呼 地球上這些一點、一線 如氣質非凡的女子 連眼神也不用拋一個 萬千好漢已經拜在裙下 記不起從什麼時候開始 已經對土耳其這個國家抱有幻想 別人問我為甚麼那麼想去土耳其 口頭說不知道為何 心裡回答因為那裡有點線的浪漫 伊斯坦堡 沒有紐約巴黎的氣焰 是全球唯一一個橫跨歐亞兩州的城市 歐洲和亞洲一海相隔 試想像 「我住在亞洲,明天早上去歐洲買點東西一趟,黃昏回來亞洲」 這種說話 伊斯坦堡人到底有多次不以為然地掛在口邊? 又或者 這個事實對他們來說太過不以為然 根本不足掛齒… Continue reading

旅行是

旅行是 讓好奇心徹底自由發揮 要想的 只有眼前的一花一草一樹一木 專注聆聽這個世界的來龍去脈 靜心欣賞這個地球多麼的奧妙神奇 當你去到一個跟自己居住的國度 風土人情文化底蘊 完全徹底不一樣的國度 那裡的濕度和溫度 還有你(可能會說)的外語 慢慢隨著你呼呼吸吸的一口氣兩口氣 漸漸成為你的身體的一部分 你的想法和情感 也跟當地接軌 你知道你有點不一樣了 你覺得你和當地的人 其實真的沒什麼兩樣 即使那只是暫時的 你起碼發現了 原來你是這樣的。 不要問我為甚麼一直很想去土耳其.一

之前、之後(關於Before Sunrise、Before Sunset及Before Midnight)

[Before Midnight] 一個下午6小時穿越18年 橫跨維也納巴黎希臘 重溫Jesse和Celine如何相遇相知相愛 步出電影院 肩膊硬了頸部酸了 腦袋負載了 各種思緒成不了千言萬語 日出之前最富浪漫童話味 維也納處處散發著愛 淨化了錯綜複雜的塵世 以最純粹的形式呈現 人與人之間天然而成的聯繫 日落之前瀰漫著久別重逢的喜悅 就連巴黎夏日的空氣 也彷彿在意外驚喜的愉悅中閃閃生輝 然後徹底的開放式結局 為現實和夢想糾結並存的人生更添曖昧 午夜之前兩人繼續在夏日下漫步 現實重重壓垮夢想和人生 一句衝擊性的「我已經不再愛你了」宣言過後 幸好兩人幽默已經昇華 破裂邊緣又似乎顯生機 此三部曲之成功並非因為浪漫 我對此三部曲之鍾愛也非因為浪漫 更是因為它可以是一部現代人類的紀錄片 看著Jesse和Celine走走談談 我們都從第三者的客觀身分 審視了人生的盼望失望無奈糾結 無論你曾經經歷過屬於你的日出之前 還在等待你的日落之前 還是已經在跟午夜之前的掙扎抗衡… Continue reading

白色恐怖

你在手術椅上張著嘴。沒有牙醫專業知識的你,對開刀剝智慧齒手術過程沒有任何頭緒。機械式地聽從牙醫的指示,張口合口漱口,任人魚肉。看著一支又一支的利器工具往口中伸,臉是痲痹的,唇是痲痹的,知覺聽覺和視覺在眼睛微瞇間也健全。你明明清楚知道剛才剪刀在你的牙肉上開路,還有彷如電鋸的聲音在口腔內迴響,可是感覺全被綁架。那是一種白色恐怖,是一種白照燈的白色恐怖。 你對過程一頭霧水,搞不清牙醫到底是胸有成竹、成功在望,還是困難重重,更不知道何事「完事」。右邊的臉龐是麻痺的,嘴唇是乾枯的。看著牙醫與你的句裡,想起高空俯視你的,那雙淡綠色的眼睛。

斷了

有些過去的事 曾經重要得很 然後有一天 突然啪的一聲 整件事由始至終 在中間一下的斷了 是那麼始料不及 又是這麼意料之內 然後你發現 自己原來也斷了 跟那段日子的那個自己 一刀兩斷了 你凝視著斷了的那一方 如今恍惚跟你無關痛癢 但潛意識裡 有一道陰影在蠢蠢欲動 你始終沒有忘記 斷了的那方 是從你的身上斷出來的。

自說自話

從來就覺得在昏黃的燈光下,酒精好像會繼續發酵;然後在人聲鼎沸、拍子亂竄的空間中,蛻變成另一種物質,將慢酌的淑女和乾杯的紳士,變成跟白天徹然不同的人。 晚上九時多,我本來打算差不多抽身離去。你突然走了過來我和香港女孩的旁邊,在本來沒有甚麼空間的壁旁沙發上坐了下來。 我問你從哪裡來,你說你的國家聞名於音樂,我不消一秒便肯定地答道:「奧地利!」,你笑了,驚奇了。 我說我四年前去過奧地利,到過維也納和薩爾斯堡,很愛奧地利的咖啡廳的古式古香,還有咖啡甜點的誘人難忘。 你同意。然後我繼續問你在香港是做甚麼工作,問題還是按照初次見面對話錄的進展進行,然後你竟然說:「飛機師」。 你說當飛機師最不習慣的還是Jet lag,我說,當了這麼久,慢慢也會習慣吧。你說,有一個方法治療Jet lag很有效。 「Emborrarcharse?」(喝醉?)我不知道為何我很肯定那就是答案。 「對啊!!!你怎麼知道的??」你又驚奇了。 沙發上的空間本來就不多,你的大腿和我的大腿緊貼著,你的臉離我的臉也沒有多少厘米,我幾乎能嗅到你身上有一陣淡淡的香氣。 你在不停的說話,我身旁的香港女孩在努力的聽著。你嚷著跟我們一次又一次的乾杯,我也因此喝多了啤酒。 你說得興高采烈,我看著你的笑容,感受著我們之間那個微妙的距離。我想,如果你就那樣吻下來,我大概、竟然不會反抗,雖然我們只認識了十五分鐘。 可我卻是很理性地想著這一切,單是如斯理性已經跟我所幻想你的下一步行動格格不入。 然後我想到,在你一直興高采烈地說著自己的事的同時,除了我的名字,你絲毫沒有問過任何關於我的事。 那年的維也納